生存?生存。

如果是简单的坏,或是极端的好,也就罢了,可惜,这是一个人性最复杂的时代。

一. 坠入

一. 坠入

第一章

我创造,所以我生存。——法国思想家 文学家 1915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罗曼·罗兰

        指甲的刺痛使我昏昏欲坠着支撑着身体醒来。工蚁的触角紧夹着我的拇指。我不记得我来过这里几次了,伴随上次 Cpreeper 的嘶嘶鸣声中我又传送到了这里。一件重要的事情向我脑中袭来 — “你爹我的鞘翅还 TM 在矿洞里,被小白蹲了。”

 

     随手撸下旁边的两棵树,我无暇再兼顾饥肠辘辘的肚子,此时手中木头做的镐子便是我最佳的安全感。石头、砂砾、泥土我亲密的伙伴,还有我再熟悉不过右手墙边插满火把的通道都举着我向我上一次丢失同步的地方前进,我一定要拿回那顶属于我的鞘翅..

     大家都叫我柴柴吧,但我ID 可是独一无二的。 — Feichai-Li 。原生态的地穴,自上贯通至底部的水电梯,底层被我剥削压榨的农民(实质还是奸商)每层都由矿石埔满的地板无不是我的癖爱,草原上的牛羊鸡都没我可爱的鹦鹉 Poli 可爱,楼顶花园旁的浆果则是由小赤狐管理着,虽然没有狮子猛兽但是这些小家伙给家里增添了许多生机。我,在这个大陆生活着。

一. 坠入

第二章

" Weennnnnnnnnn ! " 又是几只赤黄的蜜蜂,可能是我见过最多的一次。 

Feichai - Li  20 年 7 月 

Poli 今天精神显得憔悴, 可能是由于昨晚照明不足地狱疣农场出现的 Creeper 影响了她休息吧。得了,抽完这根烟就动身。

    趁白天得去观望下隔壁神社竹林里的熊猫,几日无竹子倒地声我估摸着可能有新丁加入熊猫家了吧。过了三道石阶,确实 !肉色拇指大的小儿就乖乖躺在母球熊猫怀里。我了个乖乖!谁能想到如此小的熊猫成年后能是我的两个倍大,啧 大自然!窝里只有几根老竹,哎你不靠谱啊大B 你都当爹了又不是只有你吃东西, 你得养家啊。得,干爹包了。

    确实是货真价实的钻石 ,这撸竹子直接是光速 。屯了几捆存给他们后 ,窝后飘飘来的异味吸引起了我的注意,抽出钻石镐 “ 哐哐 ” 两下,窝后边的墙面一个硕大的黑域出现在我面前,我炸了!今天真他娘晦气。半身大的铁柱方框里有木偶大小的傀儡在其中在 360 度的转着。我不是上次才处理完一个地穴蜘蛛吗 ?不差 5 码的距离又是一个僵尸 !? 我望着这不属于阳间的区域里不寒而栗。

   先下手为强,这是硬道理 !左手的火把在我手中似利箭一般冲插进墙缝里,我还是如此之快。"OWEERR !” 也在计划中的两只僵尸凭空出现了。三叉戟 !我头慢慢低垂两眼怒视着僵尸,三叉戟被神秘力量祝福的耀光围绕着炳像叉尖略去。就先你吧,最远处那个杂碎,我双手微微向后蓄力,瞪着它的头部轻轻一掷  "嗖" 三叉戟如狂浪咆哮般地向僵尸额头正中冲去。在传来丝滑的穿刺肉体声后远处那个杂碎倒下了。我伸出手,指头微握,三叉戟如流水般飞入我的手中, 下一个在偏左的方向。我握住炳低身子向前微倾,一道顺劈下去后另外个僵尸的头颅也应声倒地。

   一道灼裂的疼痛感在我背上展开,向前扑倒!我惊讶的撇见金光闪耀着黑域的四角。这么低概率的事情也发现在我身边了? —只金甲僵尸。不能犹豫, 我抬起三叉戟接连着像它刺去,可他依然矗立在那里,一步一步的挪向我。不想再让叉尖变钝了也不能硬刚,我掏出泥土块在秦王绕柱的战术下金甲被我围在了泥土墙,可惜他还是没有智商啊。钻石镐几下敲掉了有着僵尸傀儡的铁框,搜刮了旁边的箱子,吸收了经验之力,我算了下这里离地表不远吧。跳上被围住金甲的头顶凿开了一个洞,一丝阳光透进我建造的围墙里,噼里啪啦的肉炸声和腐坏蛋白质的臭味相伴而生。让天惩罚这个不祥之物吧,离开后堵住了黑域的破口后我决定还是继续让大 B 他们留在这吧,毕竟我懒得再换地方了。

  提着刚刚得到的战利品:几个皮革,爷回家了,爷困了。